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正确理解不正常人类这个词组的真正含义,以及它对人类未知命运的深远影响

 
 
 

日志

 
 
关于我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了,其实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改变社会风气,风靡万千少女,刺激动漫电影市场,提高年轻人内涵,超级无敌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沉鱼落雁,神出鬼没的传说中人气大王,我的名叫奥妙,英文名叫omo。奥妙,是个慈悲而充满智慧的画家。在智者群里是个疯子,在疯子群里是个智者。他是乞丐,是流浪汉,是行吟诗人。是讽刺谩骂,呵佛骂祖的罗汉。奥妙是群众,是草根,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是一群人,是污泥里开出的莲花,是向日葵里的蛤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两篇很XF的文章  

2008-09-05 09:52:1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裆裤门事件
  
  
  如果你左手拿着冰棍,右手握着蛋桶,但又十分尿急,这个时候,你多么希望你穿的是开裆裤。因为你只要蹲下,就可以一边吃冰,一边放水。
  
  这个逻辑是我4岁时候的逻辑。我这样做了。结果,我被王老师惩罚了。
  
  “张同学,你多大了?”
  “我今年四岁啦!”
  “恩,你还知道你多大啊~~小朋友们,大家说说,四岁的人还穿开裆裤,这样好不好呢?”
  “不~~~好~~~”(50个人的童声)
  “丢不丢人呢?”
  “丢~~~人~~~”(51个人的童声,刚才有人在抠鼻屎,没赶上合声)
  “那该不该没收他的小红花呢?”
  “该~~~”(52个合声,王老师也加入振臂高呼)
  
  “张同学,你穿开裆裤罪名成立,被判剥夺小红花终身,立即执行!”
  
  光阴荏苒,草长莺飞,白驹过隙,乌飞兔走,沧海桑田——这么多年过去了,“开裆裤门事件”依然如昨。
  
  记得我跟我的小弟弟都被那个妖魔化的场面惊呆了,我们哥俩万万没想到开裆裤竟然惹出这么大的罪过。我泪流满面,小弟弟却很坚强,它拍拍我的肩膀说:哥,别哭,是男人就挺住,不就是黑暗的裤裆嘛,没事,我愿意,你缝起来吧,我不怕黑!
  
  有这样的弟弟,啥也别说了!
  
  后来,幼儿园举行“健康宝宝杯”体育比赛,我取得踢毽子比赛第一,终于获得一只小红花,是王老师亲自把花戴在我的胸沟上。
  
  在主席台上,她激动握住麦克风,对全幼儿园10个班的小朋友们(大概500个人)大声喊道:
  谁说犯了错误就再也抬不起头,
  知耻而后勇,张同学就是我们的榜样,
  当年他穿开裆裤被罚不能戴小红花,
  今天……哦,对不起,我有点激动,
  今天,看哪,这是什么!!是小红花!
  他用他的努力赢了回来,让我们为他鼓掌!!!
  
  掌声响起来,我听不见,500个小朋友模糊极了。我站在主席台上,忧郁地像根葱。
  
  我开始了幼儿式的思考:在我被判刑失去小红花的日子里,我其实很羡慕那些有小红花的同学,听到他们在谈论这次又得了多少朵花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但很快我就想到我的弟弟,想到他在黑暗中坚毅的目光,我就感到很有力量,于是我奋斗。奋斗可以忘却一切不开心。
  
  当终于我赢回了小红花,我很开心,但我突然发现这一切都是王老师的阴谋,她去批发市场,买了一堆擦屁股纸,用红墨水染红,造就了无数廉价的小红花,让同学们互相竞争,互相嫉妒,好让她的班里显得“生机勃勃”,王老师利用了我们人性里的黑暗,让一个个幼小的心灵面对成人式的困境。
  
  我开始感到小红花的荒诞性。
  这时,封闭幽暗的裤裆里,传来弟弟的声音:
  
  哥,没什么好忧郁的,
  小红花的存在是虚无的。
  带着它,
  带着它走向光明的厕所,
  然后,
  毅然丢进尿池,
  让我看清它,
  让我淹没它。
  
  当晚,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提前上了小学。
  
  
  
  
  致死亡诗社社长
  
  曾经有一个男生,穿着橘红色的三角裤头,在大学宿舍的走廊,朗诵海涅的诗篇,那个时候,很多男生正在被窝里看武藤兰,突然听见:
  
  啊!处女欧洲!!
  和美丽的自由天使订婚,
  万岁呀,这对新郎新妇,
  万岁呀,他们未来的孙子!
  德国啊,一个冬天的童话!
  
  我当时没多想什么,跳下床,拎起一瓶燕京就冲了出去,结果发现很多人都拎着燕京,我们把这个人围了起来,他缓缓抬起头,一缕油腻的刘海耷拉在额头,鼻梁上那副眼镜,厚得像个黑洞,但我们依然被他的眼神电到了,坚毅,凛然,泰然,充满了神性。
  
  一个高高举起燕京准备敲下去的哥们,突然愣住了:他,是个诗人。
  
  这个世纪,他是我见到的最后一个诗人,多年以后,有人说他出家了,还有人说他长了翅膀。
  
  2008年。6月25日。正值武藤兰退役一周年的时候,有人举办一个叫“我在左岸喝咖啡,你在右岸洗尿布”的世纪赛诗会,我着实吃了一惊:莫非他飞了回来?
  
  有诗为证:
  
  我在左岸
  喝咖啡
  速溶的
  
  你在右岸
  洗尿布
  狗娃的
  
  我用咖啡渣滓给你当洗衣粉
  你用洗尿布的剩水给我续杯
  
  我说严肃点,这里是罗曼蒂克的法兰西左岸
  你说娘稀皮,老娘在这条河里撒了十年老尿
  
  我说争吵是野蛮的回归
  你说活埋是唯一的归宿
  
  我说你说话太毒
  你说我说话梅毒
  
  啊,无可救药的右岸泼妇,让我用诗来哺育你吧
  七,死不要脸的左岸鸟人,想吃老娘的奶就直说
  
  大胆!右岸的,你可知我是谁!
  哎呦!左岸的,敢问英雄乳名?
  
  我是法兰西左岸吹箫协会副秘书长,兼麦迪逊死亡诗社社长
  哎呦,诗爷,您早放啊,哦,不是,您早说啊,误会,误会,快游过来吧,今晚特价啦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80623/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