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正确理解不正常人类这个词组的真正含义,以及它对人类未知命运的深远影响

 
 
 

日志

 
 
关于我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了,其实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改变社会风气,风靡万千少女,刺激动漫电影市场,提高年轻人内涵,超级无敌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沉鱼落雁,神出鬼没的传说中人气大王,我的名叫奥妙,英文名叫omo。奥妙,是个慈悲而充满智慧的画家。在智者群里是个疯子,在疯子群里是个智者。他是乞丐,是流浪汉,是行吟诗人。是讽刺谩骂,呵佛骂祖的罗汉。奥妙是群众,是草根,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是一群人,是污泥里开出的莲花,是向日葵里的蛤蟆。

网易考拉推荐

人皇Sky:电竞之路回忆(1~3)   

2008-06-11 18:33:31|  分类: 游戏策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皇Sky:电竞之路回忆(1~3)
 文章日期:2008-03-17 11:58文章来源:

人皇Sky:电竞之路回忆(1~3)  - 奥妙 -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最近在天涯看到了一个前TR负责人介绍TR俱乐部历史的帖子,也不禁从字里行间中忆起自己从事电子竞技至尽的点点滴滴。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143404.shtml(天涯帖子的地址)

已经记不起自己是从那一年开始真正的接触到电脑了。

每当别人问起我,你第一款游戏是什么时候接触的,怎么接触到的时候。

我都自豪的答到,大概是98年吧。 因为我生命中第一个以游戏为半职业的游戏星际争霸就是在那个年代出来的。这样的回答更能显的自己资格更为老些吧。 但现在可真正的是个行内的老人了,新人这个称呼已经和我远离了。

还记得大概在97年的那个夏天,为了在星期天时去游戏厅更为方便,早早的在星期5的晚上就住到了外婆家和表弟一起吹起游戏机里的大招。

一天晚上,表弟神秘的拉起我。"走,带你去个地方,那里的游戏更好玩"

为了从富裕的表弟身上蹭游戏币的我自然是他说去那里就去那里。

蹑手蹑脚的半夜跑了出去,一个宽大的夏用帘子在那个神秘的屋子前挂着。

我还在纳闷,什么时候新开了个游戏厅我居然都不知道……进门一看,几张旧式的办公桌,每个桌子上面都放着一个类似椭圆型的显示器,下面则是一个大的铁疙瘩。

这是不是就是电视里偶尔看到的电脑……

“这是电脑吗”我问起表弟。

“是啊,没玩过吧,我也是上次我同学带我来玩的,比游戏厅好玩多了”。

表弟把身上的3块家当交给了老板,开了3个小时的计时。

“3块钱才3个小时啊,这么贵啊”我被惊讶到了。

“这是电脑啊,你以为是游戏厅啊,一块钱就可以玩一天。”

在老板的指导下,表弟又进入了上次被同学带起玩的三国群英传的游戏开始了他的统一大梦。

而我则被美名其曰"观摩熟练电脑如何玩”。坐在小凳子上看了3个小时。

当然,我明白他口袋里是仅有这3块钱……

之后的每个星期天,都节衣缩食的把钱从游戏厅的消费转到了电脑房上。电脑游戏实在太好玩了,已经痴迷了进去。

在电脑房最火暴的那段时间,再次在表弟的带领下接触到了另外一款风靡全球的游戏——星际争霸。

从此以后在每个星期的放假时刻,你都能看到一个理着锅盖似的平头小孩在电脑房里呆着。 有钱的时候他就在玩,没钱的时候他就站在别人背后可以看上一天……

与表弟以及他同学之间的星际对抗,也让我迅速的拉拢起了一批以我为核心的邻居小孩。

电脑房内的高消费,让我在这个时刻变坏了许多。 为了可以在放假的时刻全天都呆在里面玩,我干了很多让爸爸妈妈不得不用打来教育我的事情。

乘着爸爸午休把外套放客厅的时,从里面偷钱…… 妈妈嫁过来时,外婆送的民国时期的大洋(元大头)偷出去变卖掉……等等等等。

时间久了自然难免就被发现了,开始在爸爸的皮鞭,妈妈的扫把下开始练就一身钢筋铁骨。 打的轻的时候咬咬牙就过去了,打的重的时候一旦忍受不了,就乘家人一个不注意箭步飞奔下楼……离家出走。

被打的无数次后也曾反省过,但终究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总是拿打来教育我。

“去游戏厅电脑房的孩子就不是好孩子,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多么的好,看看你就知道去游戏厅”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每次在被打的过程中都有着这些话在全程伴随……被打之后一个人在屋子里的时刻,我曾拿刀试图在自己胳膊上写下仇恨两字。

但终究还是未写下。

就在这些日日夜夜偷偷摸摸,打与被打的过程中,对星际的了解开始一步一步的越来越多。

一天,我在三味书屋书店里假装用钱买学习资料时看到了一本让我万分激动的书。

封面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星际游戏画面。

上面斗大的一排字“KULOU.CSA夺得全国星际争霸大赛冠军”。

PS:写这些回忆确实太累了,花费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写起这么点东西,看来自己确实不是写东西的料啊……写之前各种雄心壮志……

写出这些就当作自己对自己的一个回忆吧……争取慢慢的写下去,自己有一天不打WAR3了,也可以上自己的BLOG里面慢慢回忆自己写过的东西。

晚上刚打完NSL以及WC3L比赛,累啊……必须回去休息了,明天起床后还得接着队内赛。

等有空了再回忆一些给自己看。 ^___^

加油,前进中的WE。

兴奋的从书架上把那本书取了下来。 打开迅速的找到与星际有关的那几页。

翻来覆去的在这几页与背面的定价中苦苦挣扎。10RMB。

“老板,这本书多少钱啊?”

“10块,上面不是有定价吗。”

“可以便宜点吗?”

“学生吧,9块5好了。”

“9块,好吗?”

“恩,拿去吧,学生,不赚你什么钱。”

火辣辣的脸上像做错了事似的飞快的把钱一给,拿起那本书和找下的1块钱窜了出去。

跑回家的路上还一直在暗自佩服着自己的讲价能力。

回到家里,闪进自己的小屋里。反锁上门。什么家庭作业之类的学校安排早就抛之脑后。 满脑子的星际星际。 买不起电脑的我已经把这几页星际的图片已经当作自己的至宝了。

怎么看都怎么兴奋,像武功秘籍一样。

小心翼翼的打开,第一届CBI全国星际争霸大赛,全国冠军kulou.csa(王银雄)。

星际独家秘籍“小狗变飞龙”、“The hunter速RUSH”、“Big hunter超级打法”等等……

 

“9块钱果然没有白花,尤其是学会了全国冠军夺冠的大招,慢投LUCKER,嘿嘿把这些学会去跟表弟他们打,估计他们那帮人连见过都没有见过……”继续YY中。

今天你赢,明天我赢。我与表弟,两个帮派中的领军人物,水平也是高出我的小弟与其同学一个档次的境界中。

日子就在这么一天又一天的自我满足中度过。

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 初3的最后一次考试也来临了。

像大多数人一样,在最后的阶段我也去努力了。虽然当时的我脑子还没有开窍,还是一直不懂上高中与不上高中有什么区别,但我也努力的去考试了。

至今我还在想,如果当初父母并不是用皮鞭来教育我,而是换种理智的沟通方法来教育我更多的东西,我是否也会像其他的好孩子那样考上一个重点高中,然后再进入大学?

想归想,在考试即将来临的那半个学期中,该挨的打还是没少挨。

就在这种有点想学习(自己确实很想学习好,但一旦被打的时候就很厌学),又有点想玩的心态中楞楞乎乎的过了后半学期,也考试了过来。

暑假来临后的某一天,学校通知去领取分数单。

我去了。领完之后,我并没有回家,那一次我决定再次躲起来。

“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爸爸气着打着说着。

午夜12点,我被爸爸从一个网吧给拽着耳朵抓回了家。

成绩单早就变成了一张张碎片散落在堂弟小屋子里的床单上。

这一次连平时被打时会上来护我的爷爷奶奶都没有进来了,堂弟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里,门被反锁了。想一个箭步冲出去的机会也没有了。

“忍耐,再忍耐,好男儿流血不流泪”我默默的忍受着。

眼泪逐渐的模糊住了双眼,终于忍耐不住了,但又无处可逃。

朦胧之间看到头顶上有着一个发光的物体,用力的抓了上去,想来减轻点痛楚……

结果只感觉到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把我更狠的摔到了墙上……

久久的只能感觉到手臂酸麻的不能动弹。妈妈和爷爷奶奶都冲了进来,爸爸也停止了手中的教育利器……

休息了好几天后,手臂才好了起来。不能离家的日子中一直都是那本有着星际画面的杂志在陪伴着我,每天看到那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星际图片总让我无限联想在星辰世界中。

我以为自己终于毕业了,可以好好的无忧无虑的开始自己支配时间了。

但紧跟着爸爸一个决定就让我这个以为彻底破灭了。

“知道你自己的考试成绩有多差吗?知道我要花多少钱才可以让你去上高中吗”

“……”

“好好的在家里给我呆着,那里也不许去,过两天就跟着我去在XX高中任职的XX亲戚家去一躺”

没两天后我表弟就主动来我家找我了,我们全家都知道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我们市里最好的高中。

作为榜样,爸爸妈妈又拿我表弟作为现场的教材教育了我很久。也幸好有着表弟这样一个榜样,我才得以跟着他又偷偷的去了几次网吧。

“给你看看这个”表第说道。

“什么东西?啊,这上面也有星际的内容啊?”

“是的,知道战网吗?我最近已经不和同学们玩了,都是在战网上玩,上面的人都可厉害”

“是吗?”早已在我们半个市区无敌手的我怀疑着。

“恩,我也是在这个书上看到后知道的,走吧。带着你这个菜鸟去老城网吧体验下战网去”

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界面展现在我视线里。 商丘星际battle.net

“这里是注册ID的,点一下,这里是输入密码的。”

“恩,ID……我想一想。” 什么独孤求败,战神,龙飞凤舞,各种强大的名字都在我脑海里浮了出来……

好就独孤求败吧,这个名字有气势……

输入了名字,输入了密码,点注册。

"我靠,这个是什么意思,是注册成功了吗”

"……你是个傻子吗,不知道不能注册中文名字吗”

无语。“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就叫的自己的汉语拼音名字加生日gaohao1985”

“好,那我也用自己的名字。lixiaofeng1985。”

打了上去,再次提示……"这又是什么意思。”

“太长了,你连这个英语都看不懂啊”

“谁说我看不懂,只是没用心看而已……这太长又不让注册,那怎么起名字啊”

“起个英文的呗"

用心的去回忆了下自己学过的英文单词。恩,决定了就这个吧,容易记,省的忘了。

battle。net频道内提示:Sky join the channel。

PS:有个新浪网友在上篇日记里回复到说到这一点

“你写的时候最好反思下,省的带坏老小。偷家里的也是偷,要是当年你出去偷,估计就部是被打一顿算完了”

其实写出来的这些东西都是我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当然也是坏的经历。 年幼无知的年代,满脑子的都是玩。因为从小我的爸爸因为天天上班的原因,妈妈又因为要照顾我,我弟弟以及我妹妹,以及爷爷奶奶。 所以从小我的家人都没有和我沟通过,那怕任何的一次谈心都没有过。

从小的教育方式就是打。 我想正是这些打造成了我小时的性格是如此的叛逆,如此的任性。

我想那怕那个时候我爸爸妈妈有着一点的沟通一点的谈心一点的教育方法的改变,我想我都不会成为当时的一个坏孩子。

当然,我现在和我的爸爸妈妈关系很好很好。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我出来跑了这么多地方之后,发现理解了爸爸妈妈从小养我是那么的不容易,那么的艰难。

一味的打的教育方式肯定是最差的。但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望子成龙啊。

小的时候爸爸在忙,妈妈也在忙,或许他们并没有过多的关注着我的成长,他们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以及精力来让他们去思考该如何教育子女。 所以现在的我很理解我爸爸妈妈。我爸爸妈妈也在教育方式上已经改变了很多,有事没事的时候总记得给父母一个电话来交心。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愿所有的子女都能理解自己的父母。

OK,大概写了这么些……累了又要继续去进行和LIKE的队内赛了。加油加油。

下面是些我想写进去的当时的资料,但又没写进去,发出来给有兴趣的朋友看下吧。

http://www.66163.com/Fujian_w/news/fjrb/gb/content/2001-07/13/content_74634.htm(福建日报电子版)

世界顶级高手

王银雄网名酷酷(kulou.csa),《电脑商情报》这样介绍:kulou.csa领导着中国最大的星际战队———中国星际争霸联盟(CSA),对虫族(星际争霸的一种玩法)掌握得炉火纯青。通过首届“中华网杯”全国电脑游戏大奖赛(CBI)及WCGC大赛一战成名,是目前星际争霸界的风云人物。据介绍,王银雄平时寡言少语,但与笔者在网上谈起去年参加的WCGC比赛时,却键字如飞,侃侃而谈。第一届世界电子竞技挑战赛,是由韩国“三星”公司出资900万美元举办的,享有电脑游戏奥运会的称号,参赛国有17个,包括美、英、德、法等世界强国。我国互联网起步较晚,要选出具有世界水平的选手并不容易。作为首位CBI冠军,王银雄自然进入了正选名单。而在此次比赛中,4名中国选手只有他闯入12强,但在8强对抗赛中惜败于韩国顶尖高手Gorush,后者是本届冠军。

网巢战网 (之前名字叫做河南商丘站网,后该名为网巢站网)

官方主页:http://gamebbs.netnest.com.cn/

服务器管理人员:[R.S]Andy(现HF星际管理员CGA.Andy)

战网GM:[R.S]Andy

官方战队:群雄争霸

战网主要IP:202.102.234.98

网巢战网最高在线人数800人,不算一个很火的战网,但是它也是个公开招收GM的战网

并且打出了终身免费的口号。其实国内战网的免费确实很难得

甚至有私人出服务器的,那些才是最可爱的人。

网巢战网是使用PVPGN这个服务器软件的,算用的比较早的。

由于以前和Andy在游侠一起共事过。

知道他是个十分热爱星际的人

所以他花费精力和时间办这个星际战网的唯一出发点肯定就是:让星际战网能持续下去。

网巢战网:默默无闻为星际战网能持续下去做贡献。

在铜灰色般的界面右边有着一排ID,在这排ID中有着带着各种各样星星标志与数字标志的名字。

连我表弟的名字前都有着2个星星。还不算笨的我也猜出了这个应该是对实力的一种标志。 神秘感与新鲜感充斥在我整个大脑里。在学会了基本的界面操作后,我就开始在频道内发话了。

“有人来单条吗,有人来单条吗,有人来单条吗”

“……………”

没人理我。

“怎么没人回话啊”我推了下表弟问道.

“你刚开始上来,没有战绩,肯定没人和你打了。”表弟连头都没有扭的回答"我帮你介绍个人,前几天我才和这个人打过,可厉害了,打了好几盘都没打过"

一个已经建好的游戏。

地图lost templer。对战双方sky pds。info Z V P

游戏里我用起了前段时间刚在杂志上学到的单基地慢投LUCKER的大招,轻松取胜。

对手不服的要求重来。

“这个人也太菜了吧"我一脸怀疑看着表弟。

表弟无语中。“你再和他打盘吧,我看看”

再开始了一盘游戏,同样的战术同样轻松取胜。再打,再胜。

pds.info在频道内叫嚣道“你等着,我去叫个我们站队的高手来”

“靠,这里居然还有站队啊"

“是啊,平顶山星盟啊,前面的pds就是他们站队的标志啊”

“平顶山星盟,,,,"

“进那个pds.star的主机,他是我师傅”频道内显示出了pds.info发过来的密语。

3盘游戏过后,再次ZVP。同样的战术,却败下了3次。每盘都在LUCKER还没出来前就被对手用ZEALOT PROBE炮台RUSH掉了。

完了后对手留了句"太菜了”

“pds.star,好的……我记得了。”不服输的我在心里默念着。

pds.info又密过来了一句话“来啊,继续打,我师傅刚教了我怎么打你这个战术了"

“………GO”

半个暑假过去了,与info和其师傅star每一盘的星际对抗,让我也越来越熟悉他们了。

我也知道了这个可以让我第一个接触到的站队是什么情况了。

pds.info平顶山星盟内的挂名队员,预备役。半个暑假的聊天让我们之间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

pds.star平顶山星盟内二线队员兼二线考官。几乎从不说话的一个人,太冷了。

在我和表弟的每天的加班训练和讨论中,连star这个2线考官对我也负多胜少了。

一次游戏结束后,我对着info发过去了一段话.“这你师傅都打不过我了,什么时候把你们站队的一线队员叫过来啊”

“你?算了吧,我师傅想进一线都考了几十次了,连一线考官的边都不沾,就你这水平还差的远着那”

我可以想象到这个小子在屏幕另一边的淫荡的嘲笑样子.

“对了,我们这里星期6幻影网吧有个比赛,第一名200块,我们站队的人都会过去,到时候你可以来见识见识我们站队的一线猛人啊”info又发过来了一段话。

和表弟几天的思考后,决定由表弟支付车费,一起去参加下从来未参加过的星际比赛,同时也去体验下info的盛情邀请。

瞒着家人从县级市汝州坐车到了地级市平顶山,短暂的一个半小时车程.

刚一出车站就见到了info。 

一个像一坐小山似的小胖子穿着提前说好的衣服在等着我们,真的是相见不如不见啊。

到了幻影网吧内,抽签,对阵.还没开始比赛前就在info的介绍下看到了平顶山星盟内的众多1线队员在互相练习。

“他们的手怎么这么快啊”我惊讶的看着表弟。

幻影网吧星际大赛,我表弟止步于第2轮,我止步第3轮。

意外的是那次比赛的冠军并不是平顶山星盟的1线队员。

冠军的ID是=HNXM=白羊座。

还记得冠军最后胜利的那个操作,ZvZ,白羊座6个自杀飞机同时撞向了平顶山星盟一线队员的4个飞龙.利用飞龙 自杀的组合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事后我知道了那个操作的名字,叫做克隆。

又知道了一个新的站队河南星盟(=HNXM=)。

地方站队精英碰上了省级站队精英.真的是一山更有一山高.

回到了家后,我还久久沉浸在那些精彩比赛的回忆中……

但是紧跟着父亲的一个决定就让我从那些回忆中惊醒了过来.

PS:尝试着用故事般的文字来写出来。但是写完后自己看了也是万分不满意啊。

这么点短短的回忆,就让我从凌晨1点写到了凌晨3点。第2天还要训练啊,也没有时间去更改了。凑合着写了一下。

真的不擅长在文字方面来表达出来这些东西。

在写作这方面有达人还请多多留言指教啊。

在这篇文章里的一些ID,时间太久了,都忘记了。所以只好随手帮别人起了下,当然这些人都是存在的。

队内赛终于也打的差不多了,还剩下TED和INFI两个人没有打。

明天就可以自由的找人进行下综合型训练了,队内赛确实很累人啊,而且和队内的同个人打的多了也烦的很。

 

http://download.5617.com/article/s/13-192273-0.htm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