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正确理解不正常人类这个词组的真正含义,以及它对人类未知命运的深远影响

 
 
 

日志

 
 
关于我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了,其实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改变社会风气,风靡万千少女,刺激动漫电影市场,提高年轻人内涵,超级无敌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沉鱼落雁,神出鬼没的传说中人气大王,我的名叫奥妙,英文名叫omo。奥妙,是个慈悲而充满智慧的画家。在智者群里是个疯子,在疯子群里是个智者。他是乞丐,是流浪汉,是行吟诗人。是讽刺谩骂,呵佛骂祖的罗汉。奥妙是群众,是草根,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是一群人,是污泥里开出的莲花,是向日葵里的蛤蟆。

网易考拉推荐

人们为什么玩游戏———节选自《游戏设计原理与实践》   

2008-01-16 11:37:36|  分类: 游戏策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为什么玩游戏

  我们应该思考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人们要玩游戏?为什么愿意打电脑玩Doom游戏,而不是去参加博 物馆或者去看场电影?相对与人类对其他娱乐的追求,电脑游戏的独特之处在哪里?游戏提供了哪些其他活动无法提供的东西?依照通常的理解,游戏吸引人的是它 使我们可以更强调自己的独特之处,使我们的艺术形式区别于其他形式,而这正是其他媒体所无法满足的。为了获得成功,我们的游戏需要利用这些独特之处,使之 升华,并利用它们创造出最好的游戏。

玩家的需要

1.玩家需要挑战
  如果提供了更强的挑战性,许多人 都热衷于玩游戏。这极大地刺激了单人家庭游戏的成长,交流或炫耀力量好象不是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游戏能够为玩家提供乐趣,尽管他们每次玩的游戏不同, 但他们可以集中精神,而这与印刷品、电影或者其他艺术形式是不同的。就像玩Rubik`sCude或者是玩“拿掉铁环”这样的智力游戏一样,游戏促使玩家 主动思考解决问题的不同方案,设法理解游戏机制。

  当一个人面对挑战并且战胜挑战的时候,便已学好了很多东西。而挑战是存在与数学课本当 中还是在电脑游戏中并不重要。所以,挑战游戏可以学习经验。即使学习局限于游戏本身,玩家也可以在游戏中学习,例如如何过通过第8关….在最好的游戏中, 玩家可以从游戏中吸取经验教训,并应用于生活的其他方面,而他们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也许意味着他们能够把问题解决方法应用到工作中,使用他们已经 提高了的空间技巧更好地布置家具,或者也许通过游戏中角色的扮演来学习更好的表达感情。许多玩家热衷或渴望游戏提供的挑战,并且通过挑战来充实自己。

2.玩家需要交流
   我也个朋友坚持说“游戏是反社会的”。这当然是很荒唐的,因为如果要发挥某种作用,几乎所有非电脑游戏都需要一个社会团体。几万年前,出于朋友家人可以 参加的挑战活动的渴求,游戏作为一个社会活动出现。电脑游戏者应该记住,游戏的根源及其吸引力的重要部分是它的社会性。
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玩游 戏的根本原因是与朋友或家人进行交流。在这里,我指的不是电脑游戏,而是棋盘类游戏和纸牌类游戏,比如说象棋,Monopoly(一种富翁棋牌游戏)、桥 牌、Scrabble Diplomacy或是The Settlers of Cstsn。人们喜欢玩这些游戏,是因为他们喜欢和朋友一起玩,这样的集 体活动比看电影或看电视更受欢迎。事实上,虽然不少人喜欢玩单人纸牌游戏,但更多人喜欢的是多人游戏而不是单人游戏。这是因为人们喜欢群体游戏时的感受。

   但如何在电脑游戏上实现交流呢?考虑到所有已经存在的游戏,其中大多数是单人游戏。当然也有很多多人游戏,从Doom的“死亡模式”和与之类似的游戏, 到经典的不择手段的M.U.L.E.游戏,在到在MUD(挖泥巴)中的永恒世界,或与它们具有类似商业价值的网上游戏。

  几乎所有“死亡 类型”的多人游戏都是由单人游戏改成的。但是也有例外。例如Quake Ⅲ和Unreal Toumament除了多人游戏(Multi-Player, MP)以外,这些游戏也提供了单人游戏(Single-Player,SP)。单人和多人游戏有着几乎相同的规则和机制。但即便是玩“由单人转成多人” (single-player-turned-multi-player)的游戏,玩家还是希望能够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与其他局域游戏的环境中充斥着玩家彼 此呼来喊去的对话,夸耀他们最近的“战果”,或是告知他们已被杀。而对象Quake之类可以通过Internet来玩的游戏,交流的机会就没那么多了。玩 家可能相距甚远,只能用计算机交流。由于这些游戏强度高、动作快,如果玩家想“活”得更久一些,就根本没时间将消息发送给对手。但这类游戏仍然提供了聊天 功能,在游戏中处于比较安全的角落时、死后或是在游戏中间,他们都可以给彼此发消息。在游戏进行到比较激烈的时候,飞快打出来的消息都很短,可能只有几个 字母。玩家在高强度的游戏中仍试着彼此发消息,是玩家想要表现其“高超技艺”。

  另一种多人游戏叫做 Persistent Universe(不灭宇宙)或是“大容量多人游戏”。这些游戏更倾向于角色扮演类游戏的风格。玩家在虚拟世界里游荡,与代表其他 人的角色进行交往。这些游戏在Internet这样的超级网络上运行,而不是通过局域网。所以,玩家只能通过他们输入到电脑里面的东西来实现交流。这类游 戏比死亡模式的游戏在节奏上慢得多,因而玩家在游戏当中有更多的机会与人交谈。MUD是这类游戏中第一个流行起来的,它从20世纪80年代末期在大学生中 开始流行。那时大学生是长时间泡在Internet上的主流人群。这些纯文本的游戏要求玩家完成很多有趣的设置。然而玩家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互相聊天、 交流和扮演角色,解谜和完成任务已经不再占据首要的位置了。许多人玩网络游戏的时候就像和朋友交流一样,尽管这些朋友可能是根本没有见过面的网友。的确, 在永恒的世界中,MUD把众多不喜欢玩单人游戏的朋友集中到了一起。这些人玩游戏的目的就是和别人聊天。游戏是他们进行交流的一种方式。

  目前出现的多人游戏越来越多,许多游戏开发者 都迅速指出他们的游戏在AI方面具有竞争力的优势。如果以人为对手的话,游戏就更加不可预知,并且比大多数游戏中的AI更具挑战性。这也就是人们为什么喜 欢多人游戏的原因。但这些多人游戏最大的优点在于,他们将电脑游戏转换为实际可用的社会经验,这也是玩家玩游戏时最具推动力的因素。

3.玩家需要独处的经历
   也许我第一次说玩家想要交流的时候读者已经很困惑了,但是我还提出玩家想要独处的经历。当然,这两种情况不会同时发生。有些玩家正在寻找交流的机会,而 另外一些人却试图寻找可以独自享乐的机会。有时朋友不在身边或是厌倦了朋友,或只是不想和他人说话。其差别就像去电影院看电影或独自在家看影碟,“反社会 性的单人游戏”具有足够多的朋友。

  但是游戏是区别于看书或看影碟这样的社会经历的,游戏本身与玩家之间存在着交流。游戏有像人一样的反 应,或至少能够模仿人类的行为。但是玩家可以随意开始或停止游戏。所以电脑游戏可以“伪造”人类行为中有趣的部分,而不包含任何潜在的令人烦恼的行为。这 样,玩家和电脑游戏之间的行为是动态的、交互的、非反社会的。

4.玩家需要炫耀的权利
  玩家玩游戏也是为了赢得尊重,特别是在多 人游戏中。在Doom中跟朋友吹牛,能让他们尊重你。比如说“Bob不擅长代数,但是他肯定能在死亡游戏里消灭我”。甚至在单人游戏里面,玩家跟朋友谈论 怎样结束一个游戏或是多么擅长另一个游戏。玩家吹嘘他们如何只在几个小时之内通过整个游戏的所有难关。如果看了“街机”游戏的旧版和新版,最高分的奖台和 能够用其他人的名字“溜进”游戏,诱惑玩家反复玩游戏。如果很少有机会在日常生活中吹嘘自己,在学校里也没有引以为豪的良好成绩,他们可能会走上街头,在 Centipede游戏中向朋友表现出自己的机智。即使未明显地显露,当他们在游戏中取胜的时候,玩家也会产生很强的自我满足感。但玩家挑战游戏并取得胜 利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自己能够做的很好,或许比大多数人都好,这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

5.玩家需要情感的体验
  像其他娱乐形式一 样,玩家在玩电脑游戏的时候也在寻求付出情感。这很简单,就好象Doom那样快速反应游戏带来的刺激和紧张。或者可以想得更复杂一点,在 Steve Meretzky’s Planetfall中,当玩家的机器伙伴为了玩家而牺牲了自己时,玩家就会产生失败感。遗憾的是,玩家的情绪仅局限 于面对冲突时的兴奋、紧张,老是完不成任务的失望以及获得成功的喜悦和成就感。但是很多人喜欢悲剧性的游戏,或希望游戏能有电影式的悲伤结局,甚至仅仅为 了听听忧伤的音乐。玩家想要的是游戏所带来的感觉,这感觉不必是积极的或幸福的。人们也许能从游戏中得到宣泄,这使得游戏变得更有价值。许多经典游戏,比 如Centipede或Space Invaders都是赢不了的。不管玩家水平如何高强,最终都是游戏击败玩家。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游戏是“面对失败的 教材”,因为每次玩家的结局都是“悲剧”——然而玩家却不会放弃。游戏总是战胜玩家,玩家可能会产生无望的感觉,这也是不应忽视的感觉。玩家所得到的感觉 就是艺术的目标。

  感情范围不是电脑游戏所能挖掘的。这个例子来自Planetfall,是我在前面引用的很少的例子之一。在这个例子 中,玩家很少能够遇到游戏中的人物,除非最后被杀。许多开发人员意识到开发这样的游戏太伤感。但是在Planetfall中,悲剧故事交织在游戏当中,设 计者Steve Meretzky挖尽了所有的伤感…..留在玩家记忆中尽是悲情。游戏设计者聪明地把精力集中在扩展游戏情感经历上,集中在除兴奋和成就 感以外很少被发现的情感领域。

6.玩家需要幻想
  “讲故事”这种艺术形式的流传主要原因是幻想。无论看小说、电影或连环画,许多 人把讲故事看做是脱离世俗生活的一种方式,以逃入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英雄式的人物,他们进入了世外桃源或遇到了其他迷途的人。当然不是所有的 故事都讲述了让人喜爱的主角,但肯定的是故事的大部分被定义为“逃离现实者”。许多批评家嘲笑这样的逃离者。确实许多非常好的书、电影和喜剧有更现实的背 景和主题并产生很大的影响。然而事实仍然是这样,许多人想要进入到一个比现实世界更精彩的虚幻世界中。

  电脑游戏比逃离主义更有魔力让人 沉浸其中。在游戏中,玩家有机会真正成为更辉煌的某个人,控制虚拟的冒险家、勇敢的剑客或是歌剧中的英雄。观众只在小说或电影里面才见过的精彩、完美的人 物。一个设计良好的游戏中,玩家能够真正有机会过上幻想中的生活。更美妙的是,这些虚拟生活与现实生活不可同日而语。在大多数游戏中,玩家不用担心吃喝睡 觉或是洗澡之类的琐事。所以游戏创造了没有枯燥细节的“纯洁生活”。最重要的跟其他艺术形式比,由于游戏的交互性的本质,幻想的水平被大大地提高了。

   电脑游戏产生的幻想使玩家产生了在安全社会环境下不能接受的行为。许多流行的游戏允许玩家假扮成罪犯或是刺客。Dive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游戏 解释说玩家玩的其实是卧底。在Diver中,玩家假装他是必须在汽车底盘中躲避警察的罪犯。超越警车会异常害怕,尤其在被他人拉了一下的时候。经管多数玩 家从来没有考虑过在真实生活中匍匐在汽车底盘下,但是被禁止的行为总是很诱惑。电脑游戏为玩家提供了这种可能性,让他们发现隐藏在日常生活中人的“两面 性”。

  玩家也许会幻想历史事件。如果玩家见过拿破仑,滑铁卢战役也就大为不同了。如果玩家是20世纪的railroad男爵,也许就能 够创造一个强大的金融帝国。整个历史情节的游戏,从战争游戏到经济活动模仿,允许玩家探索历史事件。玩家可以看到因选择的不同,而出现的不同结果,其结果 可能与真实历史大相径庭。然而许多玩家花费很多时间停留在“过去”,探索如果做出不同的选择,事件该如何发展。游戏给玩家了一个“改变历史”的机会。

  甚至当没有令人兴奋的原因时,如果一个人的实际生活平淡无味,花点时间扮演游戏中的人物也许就很有意思的事情。好的电脑游戏能够提供给玩家别人得不到的机会,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世界。很多玩家能够证明角色扮演游戏和幻想游戏是很有趣的



Trackback: http://tb.blog.csdn.net/TrackBack.aspx?PostId=456856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