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正确理解不正常人类这个词组的真正含义,以及它对人类未知命运的深远影响

 
 
 

日志

 
 
关于我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了,其实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改变社会风气,风靡万千少女,刺激动漫电影市场,提高年轻人内涵,超级无敌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沉鱼落雁,神出鬼没的传说中人气大王,我的名叫奥妙,英文名叫omo。奥妙,是个慈悲而充满智慧的画家。在智者群里是个疯子,在疯子群里是个智者。他是乞丐,是流浪汉,是行吟诗人。是讽刺谩骂,呵佛骂祖的罗汉。奥妙是群众,是草根,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是一群人,是污泥里开出的莲花,是向日葵里的蛤蟆。

网易考拉推荐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本世纪最牛B的电视剧  

2007-12-12 11:13:10|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叶京的绝版青春——《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王朔最近肯定经常耳根子发热。不管张元把他的方枪枪弄得《看上去很美》还是不美,还是叶京把他的《玩的就是心跳》、《橡皮人》鼓捣成了《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人们一定都会跟王朔一起回到童年、回到那个部队大院、回到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故事里他们回到自己过去的日子,我回到我看他的故事那些个日子。 

90年代初王朔热衷回忆他的青春往事时,我正经历我的青春年华,对他曾经历的那个时代也有很多文字上的记忆。当年我捧看王朔全集的劲头绝不亚于我父辈当年捧看鲁迅全集的虔诚,从没想到过接受多年正面教育的我会喜欢那有血有肉、活生生地从部队大院出来的那伙坏孩子方枪枪或方言或张明或高晋或汪若海或其他什么人。岁月蹉跎,我几乎忘记了那些梦想中跟他们一起打群驾、拎着擀面棍操着砖头往后脑上拍、到老莫喝酒、到什刹海滑冰……回忆很脆弱,何况它经不起岁月和时代的淘洗,太多你身历过的故事在这个时代的青春身上是永远不可能发生。所以有太多的理由容忍我的淡忘。 

可是这种记忆只是沉睡了那么一阵子,有一个契机它就会苏醒。当我发现叶京编导的《血色浪漫——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只看了一集我就知道,它在我的记忆中活过来了,它让我激动不已。我顿时觉得浑身豪气,觉得似乎我变成了部队大院那群孩子,游手好闲地挥霍青春、友情和爱情。相信导演叶京正是抱着那种昔日重来的梦想去做这部剧的。据说叶京跟王朔同是这个部队大院出来的哥们,他们肯定一起到别的大院偷过人家的向日葵、一起爬到楼顶上往过路人身上吐过痰,他们经历过相同的岁月,如今也已进入回忆的心境,我不知道现代这批脸上更光鲜、目光更清澈却未必有当年那么纯情的演员们是否能让叶、王们重游故地。反正与我是很满意了,我和作者们也差过去一个时代,但我的同龄人们都承认:过去十几年的代沟如果拿到现在,好比相差了一个世纪。所以我总能从片中的背景音乐、家庭摆设、道具、对白中的惯用语中看到我过去的影子和成长的岁月。这让我觉得很亲切,延伸一下,对它的真实度加分——虽然我知道只应该把它当成作品,甚至我不需要对号入座,不需要把汪若海和方言想成王朔,不应该把冯裤子想象成冯小刚……我可刚看了几集就饶有兴趣地给他们钉上名号了。

这部剧对白几乎完全尊重了王朔小说中的语言,北京胡同串子那种口若悬河的贫嘴被无限制放大,但这些话从一班十几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并不让我讨厌。虽然刚看前几集时演员脸上的褶子让我觉得别扭,总觉得他们是老油条了不是孩子,尤其是高洋,后来也习惯了,反正他们要长大。王朔那种京痞风格我早就习惯了并引以为乐,且将他的角色门均如是处理,即使他是一大好人,也跟高大全无缘。片中角色方言是佟大为演的,他比演《玉观音》时胖很多,虽然他的娃娃脸使他看起来并不老,但跟冯裤子、卓越、许逊他们在一起就有点穿帮的感觉。女孩乔乔傻乎乎的挺可爱,李白玲有点假模假式,后来也习惯了。我喜欢卓越和百珊那对儿的感觉,更像那个时代男孩女孩的感情,现代人的话:装。 

我喜欢那群伴随着革命电影长大的孩子惯用电影台词激励人生,为了打架进拘留所会想到渣滓洞,伙伴们内讧会想到甫志高,谁要是生病受伤了会说列宁同志病好了,大量引用南斯拉夫电影《桥》和《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及其他战斗片里的台词,到改革开放的广州被流氓欺负了打架都会对伙伴喊“你们撤退我掩护,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就连被拘百无聊赖的牢房里都会背诵电影《金姬和银姬的命运》里的台词……我非常怀念那个时代的精神,哪怕是那种个人英雄主义。其实看那些电影是我还小,有一些看不懂有一些忘记了,但我似乎是被他们提醒着忽然看懂了那些影片。 

叶京也是很注重细节的人,故事中涉及的家庭装饰摆设都提醒我回到二十几年前的家,墙上毛主席到机场迎接周总理、总理手上一抱马蹄莲那张画,毛主席半身像雕塑,桌子上铺着用棉线勾出来的网扣花边等等。背景音乐最常见的是大提琴演奏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后面也有吉他弹唱版的。到了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我听到更多熟悉的歌曲,《金梭与银梭》、《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小螺号》等等很多。大家戴着蛤蟆镜模仿《大西洋底来的人》,穿着喇叭裤、放着录音机在家学跳交谊舞的情景。还有昔日骑着自行车、拎着棒子查架的孩子们已经改成是背着吉他来查琴——吉他弹唱比赛,而且是PK赛,两伙轮着来,哪方输了不服气就会去搬救兵或改天再约,胜利方一定会吉他弹唱高歌《啊朋友再见》为他们送行……这情景简直太生动了。 

 

2 叶京的绝版青春——《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这部剧不是情节感特别强那种,主要看细节就可以了,所以节奏慢一点我仍然愿意慢慢这么品着。我刚看到11集,觉得很是不错,至少是目前国产剧里面让我比较急于一口气看下去的。其实我愿意慢慢播放方言们的青春,看他们参军前那些胡作非为的日子,我很怕看到他们浪迹社会后的遭遇。但岁月终究流过了王朔和叶京们,他们长大了,老了。

终于看完全剧。其实我几乎全然忘记或混淆了王朔们的青春日记的各种版本,甚至关于高洋扑朔迷离的死或其他,我只记得他们对生活的那种绝望和玩世不恭。我已将橡皮人、浮出海面,玩的就是心跳,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中的情节和人物全部等同于他们的青春生活中的人物了。其实剧中的人物正是如此。我知道他们会有悲欢离合、生生死死。但我没想到后面会那么赚人眼泪。青春其实是残酷的,尤其在我这样没有经历过他们那种生活跌宕的人眼里。

当他们在广东淘金热中迷失自己时,兄弟反目、友情离析、爱情陷落、欲望升腾、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时真的很让人痛心,同时也是情理之中。在任何一个时代的人,都有这种选择和无奈,只是他们幸运地还有过那样的童年、青春和记忆。让他们在变成一个糟老头子时仍能回顾我曾经认为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世界可以为我改变的人,为了某些利益可以做出必要牺牲的人。 

每一个人物塑造得都栩栩如生和真实,让我觉得这些年轻的一代真的就是他们的父辈方言高洋们。现代人所缺少的那种人与人之间的情谊,那种打小就一起偷幼儿园的向日葵、在楼上往过路的身上吐痰玩儿的共同经历所连接起来的牢不可破的情谊,似乎从新回来了。那个年代的狂热地精神世界,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我在阵地在、我要去保护列宁同志、布哈林是叛徒、我自横刀向天笑……当卓越被这些信念鼓舞着为兄弟拼命时,他是无所畏惧的。即使他可以为弃他而逃的朋友送掉那还未挥霍完的青春生命时,我相信他是无怨无悔的,是幸福的。他有壮烈的理由和强大的信仰,他不会像长大了之后去计较“为他死,值不值得”这样的哲学问题。其实卓越这种还没有长大就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是最幸福的,他永远年轻和美好,不必像方言高洋们看自己的皮囊渐渐老朽腐变中流着眼泪回忆过去。

高洋也不是恶人,只是他们太急功近利、太不择手段甚至可以背信弃义。生活自会惩罚他,他既使活着也是继续体会生活中的艰辛。李白玲对感情那种执著和真实也很令我感动,我甚至非常欣赏她。一直相信方言是典型的王朔,他对感情的那种逃避和怯懦在所有作品的主角身上都毫无例外地再现。其实我不喜欢生活中的这种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男人很具杀伤力。冯裤子那种介于无赖和义气之间的人物也非常有特色和真实。许逊乔乔那种深刻的悲哀是他们那带人大多数的生存状态。 

这部剧前面醉心于叙述他们童年友情在世俗淘金热的广东的挥霍,离开平铺直叙的回忆后,叙事方式变得迷离含混和意识流,将抒情风格变侦探一样吸引人。其间伴随着结痂伤痕的每一份剥离,被岁月淘干的眼泪一次次翩然而至,连同方言,这个不会说爱情的人,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珍惜。多年后的邂逅,他们得忍住多少无言的泪。 

我仿佛置身他们那个时代一样热血沸腾、豪气万丈,很想跟他们一道回到那个时代。只是不知道他们同龄那些大院孩子,如今被岁月磨砺得老茧斑斑、坚若磐石一样的心和干涸混浊的眼中是否还会有泪。我准备琢磨一下有没有认识这个年纪的人,推荐一下,这片子真TMD好看!叶京真是个人才!

有一段部队大院这伙孩子跟别院孩子在北海边查琴真是太有意思了: 

对方弹唱一首《苏珊娜》,这边高洋马上唱《四季流浪》,好玩儿的是你唱一季那边接一季,愣是四季都唱完了,气得吴胖子说“跟唱情歌似的”。高洋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对方马上弹唱《草帽歌》,还是英语的。这边马上没动静,气得吴胖子都说“得,人家一唱《草帽歌》咱这就婊子罢工歇了”。幸亏援兵来了,许逊从牢里出来谁都知道人家快琴棋书画了,结果他说小意思,让女朋友乔乔就能灭了他们。乔乔轻弹吉他也来《草帽歌》。对方这回改日本电影《狐狸的故事》里面那首goodmorningworld,吴胖子一听就说完了,这回是敌人最后疯狂的反扑了。结果没想到许逊也能咕噜鸟语了,而且演许逊那个是羽泉里面的陈羽凡,愣比对方高了8度,那边顿时灭火。我军乘胜追击,许逊再唱一首什么家乡南京的,那个我没听过,最后连敌方都跟着鼓掌了。我军士气大盛,集体合唱起来长征组歌里面的《四渡赤水》,正在在摇头晃脑大唱“毛主席……用兵真如神……毛主义用兵真如神那……阿嘿”时,被呼啸而至的警车全体抓走,理由是“穿奇装异服,唱靡靡之音”。弄进局子里被老警察拿剪子挨个剪了喇叭裤。这伙没心没肺的孩子被放了,穿着像旗袍似的两边开气的喇叭裤,一字排开,雄赳赳气昂昂唱着靡靡之音回家。

除了飚歌也飚舞。在录音机伴奏的舞厅,《月朦胧鸟朦胧》,啊,还有《牡丹之歌》,还有《笑比哭好》,现在听起来都快笑死了,吴胖子跟冯裤子跟着这曲跳水兵舞,扬言要把这舞场灭了。当年的娱乐生活还真就这样,现在看真是很有意思。 

片尾曲是SanctaMaria,有种让我对岁月和过往肃然起敬的感觉,我看到一幅幅悲欢离合的场面的回放,就像叶京们在回望青春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